Icefrog葩

腐到還能更腐 特愛ABO設定💖💖💖

[維勇]關於女王的開關(上)

好吃💖

Hiroki:

*來寫寫女王勇(撒花


*嗚…最近真的被一些事忙到頭暈腦漲


*沒辦法像之前一樣平凡的更新真的抱歉啊QQ


*…開車不小心留到下篇了!哈哈(群歐


*……我無法理解敏感詞彙……


*請走連結   敏感詞彙?


*請各位用評論與心心來安慰我受傷的心靈吧(?!


———正文開始————


维克托对尤里奥露出微笑…


维克托跟米拉聊天聊的很开心…


维克托勾了雅科夫的肩头…


维克托教波波维奇一些姿势…


维克托和其他学员一起吃饭…


维克托对尤里奥吹了口哨…


维克托和马卡钦腻在一起…


维克托一天没有碰我…


维克托一个礼拜没有碰我…


维克托一个月没有碰我……………


勇利一个人在滑冰场上滑着,其他人早就已经回家了,来到俄罗斯已经快要两个多月了目前寄住在维克托的家中,原以为来到这里后能和即将回归场上的维克托好好学习,一开始维克托三不五时就缠着自己,虽然会害羞的拒绝却不至于感到不悦,勇利对于缠着自己的维克托已经见怪不怪。


突然有一天维克托突然开始不再缠着自己,勇利不懂到底为什么…自从自己生病在家休息了一个礼拜,维克托对自己的照顾是无微不至,但是当自己康复回到练习场后,勇利感觉一切都变了,勇利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变了。


「勇利~你好了吗?我在等你哦。」维克托从休息室走出来已经一段时间了,勇利魂不守舍的样子一览无遗,时间已经不早了,不知道勇利要沉浸在自己的烦恼中多久,维克托开口叫了勇利。


「啊…?哦…好…」勇利缓慢的滑离冰场走进休息室整理,勇利脱下鞋子就样定格坐在那里。


维克托坐在外头等着勇利,看了看时间,已经过了这么久勇利还没出来,起身伸了伸懒腰朝休息室走去,一进入休息室就看到心爱人的背影僵在那里,维克托悄悄的走近。


「勇利不脱鞋子换衣服吗?我可以帮忙哦~」维克托贴到勇利耳边说着,双手不安分的撩起勇利的衣服勇利颤抖了一下回头看着维克托,维克托正等着勇利羞耻的拒绝自己。


维克托没料到勇利会毫无反应,对上勇利的双眸,棕色的双瞳充满诱惑的盯着维克托,勇利无意识的伸出红舌舔了舔自己的嘴角,这举动让维克托心跳漏了一拍,正当勇利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时,维克托便往后退开。


「唉呀…勇利快一点吧。天色不早了,我在外头等你。」维克托还没等到勇利开口就将手缩了回去,转身向外头走去,勇利盯着维克托的背影直到消失于视线中。


勇利抚上自己的胸口,心脏在里头狂躁跳动,双手窜进自己衣里,手指细细的摸着自己的肚皮到胸膛,刚刚维克托碰过的炙热馀温似乎还在。


"不会脱吗?我可以帮忙哦~"


「嗯…」勇利闭起双眼全身一颤,温热的吐息似乎还在耳边缭绕,勇利轻喘着张开布满水气的双眼。


勇利不晓得为何自己会变成这样,全身的每处细胞都在渴望着维克托的触碰,勇利吞了吞干渴的喉咙,不争气的下身已经撑起一个弧度。


「呜呃……」勇利知道自己不可能在这样的短时间里解决慾望,叹了口气进入淋浴间,冰冷的水打在身上让勇利稍稍冷静下来。


"胜生勇利,这没什么的,维克托只是跟平常一样跟大家相处霸了。"


勇利不断的这样告诉自己,看来是自己反应太过奇怪,明明维克托什么都没做,明明他和大家的相处模式都和平常没两样,或许…该和维克托谈谈?要谈什么?关于近期的态度?关于日后的相处?


勇利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便擦干身子,快速的收十东西,这时的维克托在外头打着喷嚏,无聊的刷着手机动态,想起刚刚勇利的眼神与举动,如果自己没有离开勇利会说些什么呢…?


「维克托?!抱歉!!让你久等了!」


「真的是久~等~啊。」


「对…不起!维克托想要什么我…补偿你!」勇利看着维克托,平时只要说到补偿,维克托的要求不外乎是床上的各种事,勇利屏气凝神的等着维克托的回答。


「欸—?那…勇利亲我一下吧?」维克托的眼珠子一转便说出让勇利诧异的要求。


「亲…亲一下?」


「咦?不行吗?…唔?」指正当维克托想要打消念头时,勇利凑了上来,香甜的吻轻轻落在维克托唇上,此时此刻的维克托诧异至极,平常的勇利并不会如此干脆的配合自己,虽然维克托想要加深这吻,但是意识到是在外头,维克托只能任由那香唇离开。


「只…只要亲一下…就好吗?」勇利红着脸战战兢兢的看着维克托,面对这样的勇利让维克托极度想要将他狠狠压到床上大O特O,但是还是忍了下来。


「走吧!勇利该回家了。」维克揉了揉勇利的头,温柔的对勇利一笑便迈开步伐,勇利咬了咬唇快速跟上。


一路上两人肩并肩的走着,勇利觉得似乎与维克托回到之前一样,想起维克托方才摸自己的头,不禁偷偷的微笑,维克托看到勇利自己一个人偷笑着,正想问发生了什么好事时,维克托的手机突然响起。


「喂?…克里斯啊。哈哈…是吗…………」维克托接起电话,是克里斯打的网路电话便和他聊了起来,勇利看维克托与克里斯聊的非常开心,撇了撇嘴从口袋拿出手机刷着动态。


维克托按了JJ的动态讚…


维克托在克里斯的动态下留言…


维克托分享了披集的一张照片…


维克托与克里斯正在通话…………


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勇利的理智似乎已经断裂,眼神暗沉了下来,勇利咬了咬唇,开始打开手机网页搜寻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几天勇利的表现非常奇怪,维克托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勇利的反常,勇利一副不准靠近他的气息让维克托却步,或许让勇利自己一个人冷静一阵子比较好吧?维克托这样想着并和勇利保持了足够的距离。


「勇利,刚刚那部分重新来一次,感觉太对。」维克托一如往常的看着勇利的练习,维克托不知道该从而说起,不只勇利平时反常,连练习时的感觉也非常奇怪。


「……我累了。」勇利说出完全不符合他的话,不等维克托回答便自顾自的离开冰场,维克托完全被勇利震慑,好不容易回神却发现勇利早已离开,转身赶去休息室看见勇利整理完毕背起背包。


「勇利?」维克托疑惑的看着勇利,勇利推了推眼镜不发一语准备离开,维克托对于勇利这几天的沉默气到不行,不禁扯住勇利的手,勇利却用力的甩开,抬起头看着维克托。


「今晚…我有话想要说。」勇利一说完就快速离开,留维克托一个人愣在原地。


勇利的眼神不如平常,里头透露着危险的讯息,维克托不解自己是做了什么导致勇利变成这样,叹了口气,不管如何答案只能等到今天晚上…

评论

热度(117)

  1. Icefrog葩Hiroki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吃💖